更多服務
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拖欠主播兩個月工資拖欠63000元?
日期:2020-07-22 瀏覽

      


   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拖欠主播兩個月工資拖欠63000元

本網最新消息,近日,我們了解到,主播游女士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約”半年,兩個月一分錢工資沒拿到,拖欠63000元左右。馬先生是一名直播行業的“管理者”,帶著一批主播在QQ音樂進行直播。2019年11月份,旗下一名主播游女士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約”半年,但直播了兩個月一分錢工資沒拿到。對此,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龍女士告訴記者,馬先生以及游女士與公司沒有直接合約關系,是跟合作公司之間的糾紛,并且涉及到違約,只能幫助雙方協調。




直播倆月一分錢沒拿到?

直播行業的大熱,推動了一大批年輕人投身其中,粉絲越多人氣越高,隨之收入也水漲船高,因此他們在這個新興行業中摸爬滾打,希望成為直播界的“一哥”或者“一姐”。在行業熱潮中,涌現出了一批管理人員,他們相當于主播的經紀人,馬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我們其中一個主播跟公司簽了約。”2019年11月份,馬先生旗下的主播團隊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約,通過該公司下在QQ音樂上的“潮汐廳”進行直播,倆月之后就沒再繼續播,原因是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兩個月以來一分錢“工資”也沒支付。

QQ音樂上的直播以“樂幣”結算,分為“iOS樂幣”和“android樂幣”,一個“樂幣”價值一毛錢,馬先生團隊直播兩個月的流水折算下來將近14萬元,除去平臺和公會的分成,倆月的收入在63000元左右。馬先生告訴記者,直播房間內有八個位置,每次由團隊的8名主播共同直播,而這63000元是整個團隊的工資。

馬先生說,他多次進行過交涉,但是沒有任何進展,“一開始說給,后來說只給一半,再到后來要分期一年支付,反正沒個準信。”對于拖欠工資一事,馬先生也向QQ音樂進行了反饋,但收到的回應是其有違約行為在先。“我們沒有違約,拖著工資不給,我們不可能再繼續播了。”



來源:當事人

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沒跟公司簽約

7月7日,記者就此事來到了位于青島市市南區華潤大廈B座的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但在該公司門口看到的卻是“呱呱傳媒”。據記者了解,網上有傳言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和青島呱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是同一家公司,且兩家公司在網上也預留了同一個聯系電話。對此,該公司的管理人員龍女士表示,兩家公司是“合作關系”。

據龍女士介紹,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QQ音樂是合作關系,是QQ音樂上級別較高的直播機構,在其之下還有公會,然后才是主播。

“我們是機構,在我們之下有很多合作公司,這些公司通過跟我們的合作來獲取在平臺上直播等相關權限。”龍女士表示,“潮汐廳”事件她聽說過,但馬先生及其主播團隊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沒有任何合約關系。“他們是跟我們下面的合作公司有關聯,沒跟我們簽約。”

對于工資一事,龍女士表示:“我們已經給了中間的合作公司,具體由他們雙方協商解決,我們也會從中幫助兩方進行協調,畢竟頂著我們公司的名字,雙方鬧的太僵,對我們也是有損失的。”



來源:當事人

“中間人”稱其違約在先

記者從馬先生那里了解到,他確實未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過書面合約,而從QQ音樂的后臺系統上顯示的主播所屬經紀公司卻是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這也是他找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索要主播“工資”的原因。而在馬先生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之間也確實有“中間人”,根據馬先生提供的聯系電話,記者聯系上了這名“中間人”王先生。

“他是我們的合作方,當時用我們公司的名義,找了這一批主播,但這些主播跟我們公司沒有任何合約關系,我們只跟他有關聯。”王先生說,他的公司是“詩語傳媒”,與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之間是合作關系,馬先生與其也是合作關系,但雙方并未簽訂書面協議。王先生表示,主播的工資他沒拿到,目前在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賬上掛著。

“只有12月份的沒給,11月份的我已經給他了。因為到了年底,平臺有一個賬期,拖延了一些時間,這個事他也知道。”王先生表示,63000多元包含了公司的利潤,欠主播的工資是39000多元。“這筆錢在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認可的情況下,我們會給主播結清。”

王先生告訴記者,之所以沒有結清是因為馬先生帶著所有的主播“違約了”。“他在沒有告知我們的情況下,直接將所有主播帶走了,并且在QQ音樂上重新以公司的名義注冊了另外一個潮汐廳,給我們造成了損失。”

王先生說,馬先生這種做法把他“坑”了。“對于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而言是我們違約了,因為我們才是跟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簽了合約的,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只會來找我們,如果真要按照合同賠償的話,我們要賠償30多萬元。”

對于工資問題,王先生也曾積極地跟馬先生協商,但沒有結果。“我們也提出了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讓他帶著所有主播回來繼續履行協議,為了保障的利益,這個錢分期給他,但他不同意,既然不能協商,我們也希望通過法律途徑解決。”

律師:可向“中間人”索要勞務費

北京大成(青島)律師事務所的隋鵬飛律師表示,此事件涉及的四個法律主體中,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與“中間人”王先生之間存在書面合約關系,如果王先生違約,青島未來鳥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有權向其追究違約責任,但與馬先生和主播之間沒有直接法律關系。

隋律師表示,王先與馬先生之間以及馬先生與主播之間,均沒有書面合約明確約定雙方權利義務,無法確定是否違約以及違約方應當承擔的違約責任。

“主播跟中間人沒有直接明確界定法律關系,所拖欠主播的這錢不能當然認為是拖欠的工資,也可能是一種勞務費或者傭金,具體應該看當事人之間的約定,這種約定可能體現在口頭或者即時通訊軟件中。”隋律師表示,既然主播提供了服務,就應該支付這筆費用,
婷婷开心色四房播播